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无常 > 其他 > 妇科乡医 > 第四话 至强野猪

妇科乡医 第四话 至强野猪

作者:黑无常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9-23 21:13:19 来源:本站原创

看到满脸皱纹的刘大妈,刘旭当即变得无比的正经。

“您是倪喃的妈妈吧?”

“对,是我,你是谁啊?”

“我叫刘旭,是县里第一家娱乐公司的老板。”停顿了下,刘旭笑道,“我跟小静是好朋友,刚刚我上楼找到的时候听到您女儿在唱歌,那声音简直跟王菲有得一拼,所以我就想聘请她。”

刘大妈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将她女儿跟王菲相提并论,这让刘大妈非常高兴。不过笑了好几秒,刘大妈脸上就没了笑容,她就叹气道:“你可能不知道,我女儿是个瞎子,哎!”

“我知道。”

“那你还聘请她?”

“我是不想埋没了人才。”说着,刘旭就从钱包抽出一千元递给刘大妈,“这算是我的见面礼吧,主要是希望您能同意让我培养倪喃。要是顺利的话,倪喃应该很快就能给家里赚大钱。”

刘大妈并不是说爱钱,而是家里实在是太穷,有时候买块猪肉都会很心疼。所以看到那一叠钱,刘大妈眼睛都瞪大了,她真的是被穷怕了。

刘大妈想接过钱,但她还是有些智商的,所以盯着钱的她就道:“我女儿虽然是瞎子,但要是被抓到哪个山沟沟生娃儿,也不只这钱。所以啊,如果你是那啥老板的,你给我看你的名片。要不然,你就带我去你公司走一遭。要是真的,我就让你聘请我女儿。”

刘旭说自己是老板完全是临时想出来的办法,所以被刘大妈这么一说,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沉默数秒,刘旭就道:“名片我没有带,公司的话,就在县政府对面那栋大楼上。离这里也不远,要是你不怕麻烦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要不刘大妈你现在就跟我去吧,反正倪喃拍照也没有这么快。”

要是确实有公司,刘大妈倒是会安心将女儿交给刘旭。

更重要的是,刘大妈真心希望女儿能给家里多赚点钱,她跟她男人真的是穷怕了。而且啊,她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要是出嫁了,那点聘金准很快就用完,那她跟她男人以后老了可咋办?

所以呢,刘大妈就同意了。

“这钱你先收着。”

“不用,不用。”

“您就收着吧,拿回去买点好吃的。”

客套了番,刘大妈还是收下了这仿佛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千块,她更是合不拢嘴地跟在了刘旭屁股后面。要不是刘旭在一旁,刘大妈准会好好数一数,看到底是不是一千块。顺便还会用沾着口水的手指搓一搓钱,看到底是不是真的。

刘旭根本就没有公司,他这是要带刘大妈去哪儿?

而此时,穿着一身火红旗袍的倪喃正坐在一张长椅子上,并按照许静的要求摆着姿势。

许静知道拍出的照片是给相亲男看的,所以除了表现出倪喃清纯的一面外,许静还希望让相亲男看到许静富有女人味的一面。毕竟相亲的话,除了生孩子,更重要的原因是睡觉。要是能让倪喃显得更有女人味一点,指不定相亲男立马就答应了。

既然没办法改变倪喃的命运,那么还不如让倪喃早点出嫁,要不然她一直呆在家里也会被她妈妈烦死了。

许静绝对不知道,刘旭正试图改变倪喃的命运!

拍了几张,许静就抬起头,并道:“倪喃,你把右肩露出来。”

“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

“那会不会太那个了?”

“哪个?”

“骚。”

见倪喃脸蛋比上了妆之后还红,而且模样也显得非常害羞,许静就笑出了声,道:“你走在街上的时候应该看到很多穿露肩装的女孩子吧?她们逛街的时候都敢露,你拍照的时候还不敢露啊?”

说完后,意识到倪喃是个瞎子,许静都想打自己一巴掌。

“我知道了。”干干地笑了笑,倪喃就慢慢将领子往下拉。

倪喃有些害羞,加上她锁骨非常明显,所以当她以极慢的动作将领子往下拉,并让自己那白得晃眼的香肩显出时,同为女人的许静都看呆的。

许静给不少的女人拍过写真,可能让她心跳加快的女人还真少,倪喃正是其中之一,她完全被倪喃那带着些许忧伤的表情,以及那好像被逼迫才拉领子的状态给吸引住了。

越是被吸引,许静就越心疼,因为倪喃是个瞎子……

让倪喃笑得甜一点,又多看了倪喃两眼,许静就按下了快门。

看了下拍出的照片,见倪喃确实有是个忧郁型的美女胚子,许静就更觉得可惜。不过身为摄影师,许静也帮不了倪喃的什么忙,所以她就边叹息边教倪喃摆姿势边将倪喃最漂亮的一面留在了照片里。

拍完一组,许静就拉着倪喃走进更衣室。

许静协助着倪喃换衣服之际,刘旭已经带着刘大妈走进了大楼。

刚走进大楼,一看上去二十五岁左右的男人就向刘旭点头哈腰,并道:“刘总好。”

“小柯,你怎么没有在公司?”刘旭语气中充满了责备。

“我……我……我下来买点喝的……”

“买了就赶紧上去。”

“是,是。”

小柯走出去后,跟刘大妈站在电梯前的刘旭就道:“我看上起挺好相处的,不过在工作时间,我很不喜欢他们开小差。我除了是老板外,我还是星探,我喜欢自己在街上随便走,然后挖掘挖掘具备演艺能力的艺人。因为呢,对于一家娱乐公司来说,演员歌手就是我们的赚钱工具。要是我不亲力亲为的话,自己主动送上门的演员歌手质量估计都不怎么样。而且啊,有很多具备这方面能力的都很没有自信,根本不可能上门来。我更不喜欢的是,有些上门的就是为了当明星,一点本事都没有,整天就知道娇滴滴的喊脚疼,或者是问我晚上要不要一块吃饭之类的。碰到这种想投机取巧的,我直接踢掉。”

听到刘旭这番话,刘大妈顿时对刘旭产生了莫名的崇拜。

就在这时,一楼的铁门突然被人重重敲了下。

猛地扭头,刘旭就看到小柯正捂着胸口靠在铁门上,且整个人还像烧饼般慢慢往下滑,脸上还有豆大的汗珠,脸色更是难看得像是一张纸,铁青铁青的。

这时,电梯已经打开了,可看到小柯这般模样,刘旭就急忙跑了过去。

扶住小柯,刘旭就急忙问道:“怎么了?”

“心脏病犯……犯了……刘总你能不能……能不能带我去医院一下?”

“这时候还问能不能!”扶着小柯站起来后,刘旭就道,“刘大妈,你在这里等我,我送他去医院就过来带你上去参观,估摸着得半个小时左右了。”

“不用不用了,我愿意让你聘请我女儿。你先送他去医院,我去店里跟我女儿说啊。”

“成!”点了下头,刘旭就扶着小柯往外走。

刘大妈跟刘旭不同路,所以她就站在路边看着刘旭扶着员工上车。车开了之后,刘大妈这才往另外一条路走去。因为遇到了员工,而且刘旭还表现得那么正直,刘大妈就相信了刘旭。而且呢,刘大妈刚刚特意观察了那员工的脸色,知道那种铁青色是不可能装出来的,所以就更加相信刘旭了。

这会儿呢,刘大妈正一路小跑着,就希望早点将这好消息告诉女儿。

而刘旭跟小柯正站在桥上,刘旭两手压在水泥护栏上,小柯则靠着护栏,并吧嗒吧嗒地抽着烟。

小柯是刘旭高中同学,不过高中的时候沉迷网络游戏,所以读到高二的时候就被学校退学,后来就一直在信熙网吧当网管,信熙网吧所在地正是大楼的三楼。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刘旭跟小柯玩得非常好,就算上了大学,刘旭还是经常跟小柯保持着联系,几乎隔三差五就会在QQ上聊上半个小时。

所以在刚刚刘旭带着刘大妈去公司的路上,刘旭就特意发短信给小柯,让小柯在一楼装娱乐公司的员工,并在看到他的时候要喊刘总。

就连心脏病呢,也是刘旭教小柯装的,因为刘旭根本就没有公司让刘大妈参观。

而且,担心出纰漏,刘旭还让小柯撒一点矿泉水到脸上,并用冰棒压着他的嘴唇以及脸。因为冰棒温度非常低,所以就可以让脸色看起来铁青铁青的,就跟生了重病似的。

听刘旭说完事情原委后,眼睛很小,长得也很瘦的小柯就道:“按照你说的,你待会儿就必须聘请那个瞎子,那你不是遭罪受吗?你还以为她唱歌好听就能赚钱啊?别说你打算带着她到街上卖艺,唱那个什么《白毛女浮绿水》的。”

“反正我自己有打算就是了。对了,小柯,你就打算一直呆在网吧?”

“挺好的啊,整天开始上网。反正我的要求又不高,每个月有两千块钱就可以了。”

“那你女朋友怎么样了?”

“她啊,前几天刚刚辞了工作,现在正在找新工作呢。”拿出烟盒,小柯还想再抽一根,但又把烟盒塞了回口袋,“跟她是在网吧认识的,人很漂亮,就是有些好高骛远的,整天想着发财发财的,我都差点被她搞傻了。”

“直接把她肚子搞大然后结婚,这才是最实际的。”

“我还不想这么快当爸爸。”伸了个懒腰又擦了擦鼻头,小柯道,“你这个大学生感情生活是不是很丰富啊?”

“还好。”

“上大学的时候是不是经常搞女生?”

“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你那学校都是女的,你又长得不赖,我才不相信你没有搞呢。”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后,小柯就拍了拍刘旭的肩膀,道,“啥时结婚了记得吱一声,到时候我准过去喝喜酒,然后包你一个大大的红包。”

“我还想让你当我的伴郎呢。”

“只要你不嫌弃我又矮又难看,还长着一张晦气的脸就好。”

小柯一米七的身高,长得也可以,所以听到他这样贬低自己,刘旭就笑道:“就怕到时候惊艳全场,让我这个新郎都没了光彩。”

“听你这意思,你就是不让我当伴郎了啊?”

“离结婚还早着呢!”拍了下小柯肩膀,刘旭就道,“我得回去了,今天谢谢你帮忙,改天我请你吃饭。”

“顺便喝点小酒,然后我让你看一看我女朋友。”

“有见过照片,挺好看的。”

“一般般吧。”

互相客套了几句,刘旭和小柯就一块往回走。

小柯走向网吧后,刘旭就沿着另一条路走向摄影店。

刘旭刚走上二楼,刘大妈就亲切地喊道:“哟!刘总你可算来了,你下属咋样了啊?”

之前刘大妈回来的时候非常激动,说女儿即将当大明星,还一直说着刘总刘总的,搞得许静都有些纳闷,许静更本能地以为刘大妈可能碰到了人口贩子。可让她大跌眼镜的是,刘大妈说的刘总竟然就是刘旭!

见刘旭很有风度地走过来,许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对着她们笑了笑,刘旭就道:“刘大妈,我那下属没事了,他心脏不好,结果一喝冰水就出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看着已经换上之前那套很普通的衣服的倪喃,刘旭道:“刘大妈,我是确定要聘请您女儿,不过接下去的几天我得先帮她布置布置住的地方,然后还有专门的工作室。估摸着得三四天吧,所以我希望这些天你帮我好好照顾好倪喃。可以的话,就多买点好吃的给她补身子,她太瘦了。不过不能让她吃太辛辣的食物,这会影响到她的嗓子。”

“没问题的啦!”

“刘大妈,您把电话号码给我吧。”记下刘大妈的电话号码后,刘旭道,“我跟老板娘有业务上的合作,所以我现在得跟她商量一些事。”

会意后,点了点头的刘大妈就拉着女儿的手往下走。

“刘大妈,你大后天可以过来拿照片。”

“不要啦!就留在店里吧!直接贴在墙上给你招揽客人哈!”

确定刘大妈已经走出了店铺,许静就问道:“不介意跟我说下是怎么回事吧?”

“我觉得边运动边讲更好,两不误。”嘿嘿笑着,刘旭就一把抱住许静。

许静当然知道刘旭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加上之前才进行到一半半就被刘大妈给打扰了,所以许静其实也是希望能继续的。

在刘旭的引导下,许静就直接靠在了墙上,随后她的裙子就被刘旭掀了起来,裤袜和内裤还被脱下来挂在了一旁的电风扇上。

亮出自己那非常硬的肉棒后,刘旭就握住许静的屁股揉捏着。

许静已经猜到了刘旭要用什么姿势,所以她就主动勾住刘旭脖子,两条腿还在刘旭的牵引下夹住了虎腰。

低头看着那根已经顶着小穴的肉棒,许静就腾出一只手压开自己的阴唇,随后她就主动将身体往前挺,这就使得龟头挤开了还很湿的阴唇,并一点一点地朝又湿又热的圣地奔去。

整根肉棒都插进阴道后,许静就紧紧抱住刘旭。

听到许静那急促的喘息声,刘旭就问道:“喜不喜欢这种感觉?”

“坏蛋。”

听到这甜滋滋的骂声,刘旭就笑出了声,并问道:“老婆,还在生我的气啊?”

“没有生你的气了。”吻了下刘旭嘴唇,许静道,“现在你已经在插我了,是不是该跟我说一下是怎么回事了呢?”

“没问题!”说了声,刘旭就开始挺动着。

感觉到越来越热的肉棒摩擦着缩得很紧的阴道,许静全身都绷紧,更是紧紧夹着刘旭的腰,就怕会突然掉下去。

许静还穿着裙子,所以刘旭没办法看到她的奶子,但许静穿着裙子的话,刘旭会更有感觉,这就跟干穿着制服的女人差不多。要是让许静穿着护士服、空姐制服或者是警服,估计刘旭会更加兴奋。

话说,更衣室里就很多套类似制服的衣服。

鉴于已经五点十分,刘旭就决定下次再来跟许静玩制服诱惑。

确定许静已经出了不少的淫水,刘旭就开始卖力冲刺。

随着刘旭的冲刺,一波波又一滴淫水就被带出,并滴在了地板上,那两片阴唇更是时开时着。每当肉棒进去时,阴唇就会并拢并贴着肉棒。而当肉棒退出时,阴唇又会绽放。至于原因,是因为许静的阴唇受到了肉棒的牵引。

边抽插着,刘旭就边说着娱乐公司的事。

听刘旭说完,许静还想夸刘旭几句,可肉棒还在一直磨啊磨,许静根本就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所以呢,她就主动跟刘旭接吻,并吮吸着刘旭的舌头,以实际行动表示她对刘旭是有多崇拜。

以最快的速度抽插了近二十分钟,刘旭终于忍不住了。

摄影店一楼有卫生间,所以许静就让刘旭直接射在里面。

接纳着刘旭的子子孙孙的同时,许静就达到了第二次高潮,这让她爽得全身都绷紧,更觉得灵魂都快出窍了。

当刘旭射完后,许静还使劲亲吻着刘旭的嘴巴脸以及脖子,明显是在赞美刘旭把她弄得非常爽。

放下许静后,出了一身汗的刘旭就靠着墙壁喘着气。

看着腿酸得都蹲在地上的许静,刘旭就面向着她,道:“老婆,帮我舔干净。”

“不舔。”一脸潮红的许静笑得非常甜,“反正现在我不给你舔,等到小滢考了全班第一,我就给你舔,而且会舔到你满意为止。”

“这简单。”

“你以为让她第一有那么容易吗?她班上有好几个尖子生的哦。”

“我直接冲到她班级,将综合成绩前十的都绑架了,我就不信她还不能靠第一。”

“这叫作弊。”

“如果不作弊的话,还真有那么一点的难,不过她很聪明,而且我的教学方法也会变得越来越好,所以我相信我迟早能让她班级第一。”摸着许静的脸,刘旭挑眉道,“记住,等到她拿到全班第一的时候,你就得乖乖给我舔。要是我没有说满意,你就得一直舔下去。”

“记住,是每科都要第一”

“这也太难了吧?”

用指头碰了碰刘旭那已经垂头丧气的肉棒,许静抿嘴笑道:“所以老公你就要努力了啊!”

让许滢某一科拿第一已经很难了,现在许静还要求每一科都要拿第一,这不成心为难刘旭吗?不过刘旭也明白许静是有多在乎妹妹的学业,所以他还是答应了。

随后呢,两人就一块下楼,许静还让刘旭先去卫生间清洗一下。

待刘旭走出,许静就往外看了眼。见外头没人,许静就立马吻了下刘旭嘴巴,并道:“时候不早了,别让家里人等太久,赶紧回去。”

女人要是长得漂亮,男人会对她的第一印象会非常的好。可如果不会为男人着想,就算再漂亮,男人也不会愿意跟这个女人天长地久,最多就是玩一玩罢了。

许静不仅长得漂亮,又一直在为刘旭考虑,所以刘旭就更加的爱许静了。

在许静嘴上啃了下,又说了几句甜言蜜语,刘旭就走了出去。

看着刘旭,许静还真有点不舍。可惜刘旭不能娶她这个寡妇,要不然她每天晚上都能躺在刘旭的怀抱里了。

微微叹了口气,许静就走进卫生间并将门反锁。

看着镜子中头发都有些凌乱的自己,许静就用手指理了理。随后呢,许静就拉起裙摆。注意到自己大腿内侧有不少精液,而且那两片阴唇还被刘旭撞击得都有些红肿,许静就笑得非常的甜。因为呢,这些迹象都表明她刚刚跟刘旭是有多激烈。

倒了盆温水并放在地上,许静就蹲了下去,随后就捧着温水擦洗刚被刘旭蹂躏过的阴部。

清洗完并用卫生纸擦干后,许静就走出卫生间。

关掉台式电脑并切断电源,将卷帘门拉下的许静就拎着包包往家的方向走去。

许静是个比较独立的女人,所以就算要走二十分多钟才能到家,她也没有让刘旭骑车送她。

回到家后,许静就跟妹妹一块吃晚饭,随后就跟妹妹到天台吹风聊天。

除了问妹妹的学习情况外,许静还会旁敲侧击地问妹妹的感情生活,她就怕妹妹会突然谈恋爱。现在的初中生很多都在谈恋爱,谈恋爱其实没什么,但最让许静受不了的就是,那些十三四岁的女生已经有了性生活。初中女生都还没有发育好,怎么能有性生活?

因为看过或者听过太多初中女生乱搞的新闻,许静就一直很担心妹妹,从初一就开始担心了。

但是呢,许静从来不正面问妹妹有没有交男朋友之类的。她知道妹妹虽然非常非常的乖巧,可也处于叛逆期,所以她要是直截了当地问,甚至命令妹妹不许找男朋友,可能就会适得其反了。

许静跟妹妹谈心之际,刘旭跟玉嫂才刚吃过晚饭。

明天刘旭要帮刘婶打谷子,玉嫂是让刘旭早点睡觉的,不过刘旭想散散步,所以他就让玉嫂陪他一块去。

刘旭是想沿着摩托车经常行驶的那条路散步的,可玉嫂说那条路有几只疯狗,所以刘旭干脆跟玉嫂上山了。

其实呢,那条路上并没有疯狗,玉嫂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她不想让太多的人看到她跟刘旭像情人一样散步,这会让她觉得很难受。她并不担心自己的名声会受到影响,她是担心影响到刘旭的名声。

毕竟,刘旭马上就要开诊所了。

走在幽静的山路上,听到蛐蛐的叫声,玉嫂都有些怕。

走了片刻,他们的左右两侧就都是茶林。这季节已经没有茶叶了,所以大部分茶树都被农民们修剪过,呈现出难得一见的平整。在略显杂乱无章的山林里,能看到如此平整的风景,这也算是难得的了。

再往前走的话,他们就看到了几棵竹子。

这几颗竹子就是长在茶林里,而且叶子长得非常茂盛。因为呢,竹子的生命力要比茶树顽强的多,所以当农民往茶树根部施肥时,很大一部分的营养都会被竹子的根茎吸收掉。至于茶林的主人为什么不砍掉这几棵竹子,刘旭就不得而知了。

反正呢,刘旭对这几棵竹子挺有好感的。

七八岁的时候,刘旭特淘气,他就经常在这一带玩。那时候根本不知道危险,所以会有一个人爬上去,接着就抓着竹子往下跳。竹子的韧性非常强,所以就算整个人都落到了地面,竹子也不会断掉。而当整个人将竹子压下来时,其他人就会抓住竹子的枝干之类的。随后呢,另一个人就会紧紧抱着竹子的顶端。在其他人松开手后,这个人就会猛地一蹬地面,并借着竹子弯曲所产生的力量往上飞去。

要是这个人太重,边上的其他人就会托起他的身体。

总之呢,那时候刘旭玩得挺开心的。

要是换做现在,刘旭可不敢这么玩。要是竹子断裂或者被连根拔起,往上飞的人就可能掉下来。加上这一带非常多的石块,出事的概率其实蛮大的。

所幸,那时候都没有人出事。

农村的小孩子玩耍的话都会借助大自然,跟城里的孩子完全不同。所以回味童年的话,农村的孩子会更有东西回味,城里的孩子现在估计都是跟手机电脑之类的打交道。要是十年后让他们回味童年的话,估计就是说自己小时候玩的游戏叫什么之类的了。

想到此,刘旭还真觉得有些可惜。

社会发展得越开,童年就会变得越无趣。

站了片刻,刘旭就跟玉嫂继续往前走。

或许是因为老是会听到蛐蛐在叫,胆子有些小的玉嫂就本能地靠近刘旭。她甚至还想挽住刘旭胳膊,或者是抓住刘旭的手,可她始终不敢这么做。

这时,一只山鼠突然从玉嫂脚边窜了过去。

“呀!”发出惊叫,玉嫂就立马抱住刘旭胳膊。

“是只老鼠,家里头都有好几只,别怕。你要是怕的话,你就抓着我的手。反正就算出现恐龙,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的。”

抓住刘旭手腕,玉嫂建议道:“要不咱们回去吧?”

“再逛一逛。”

“那就再逛一下啊。”

“行啊!”

走了七八分钟,玉嫂就停下了脚步。现在他们是走在了一条比较宽敞,可以容四个轮子的车行驶的石子路上。因为四个轮子的车的压迫,路的两侧都凹了下去,中间则鼓起来。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前面有好几座坟墓。白天走的话,玉嫂没什么感觉,可现在是晚上,玉嫂就担心会有鬼跑出来。

刘旭当然猜透了玉嫂的心思,所以抓紧玉嫂的手的他就道:“有我在,绝对没事。咱们再走个十几分钟就回去,好不好?”

“嗯。”

玉嫂同意后,刘旭就拉着玉嫂的手继续往前走,还说着开诊所之后的一些事儿。

总之呢,刘旭是想让玉嫂安安心心地过日子,所以才会给她描绘一个充满温馨和欢乐的未来。

走了片刻,听到右侧的森林传来非常明显的鼻息声,刘旭就吓了一跳,他更是看到了黑暗中有一只黑乎乎的东西在缓缓地移动着。

四只脚,绝对不可能是人!

“什么东西?”

“嘘!”

示意玉嫂不要说话后,刘旭就挡在了玉嫂面前,随后就屏息凝神地看着那个黑乎乎且慢慢移动着的生物。刘旭是学医的,所以听到生物那厚重的鼻息,他就判断出这生物的肺活量至少在正常人是五倍以上!这就意味着,这怪物的力气非常的大,绝非常人能搞定的!

听到枯枝被踩断而发出的刺耳声响,刘旭就冒出了冷汗。

难道是野猪?

野猪一般在深山活动,很少会到里居民区这么近的地方。

当生物从一抹月光下走过的时候,刘旭就确定是野猪无疑,而且还是那种大得有些离谱的野猪!

小时候刘旭有看过猎人将打死的野猪拖回来,那时候那只野猪就跟已经可以杀了卖的家猪差不多大。可刚刚那被他瞄到一眼的野猪明显大得多,简直就像是野猪王!

野猪王?!

脑海里冒出这三个字后,刘旭吓得都有些腿软了。

十年前,有个村民的竹林被野猪糟蹋得坑坑洼洼的,很多竹子都被连根拱起,地上更是散落着竹笋叶。而且呢,这种情况连续发生了三天。所以,一个资深猎人就带着九个村民一块上山。十个人中,有五个人背着土枪,另外五个人则背着柴刀。

不管是谁,都认为他们能带回一只野猪,甚至好多村民都在商量着野猪肉要怎么弄。

结果呢,他们十个一夜都没有回来。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村长就带着二十多号人上山。等他们到了那片竹林时,就看到十个村民全部都倒在地上,每个都是血肉模糊,就像是被妖怪咬了很久一样。就在他们搞不清楚状况时,一只巨型野猪就突然从草丛窜出,嘴里和身上,甚至连那半米长的獠牙上都是鲜血。而且呢,这些鲜血并非野猪的,而是那些被野猪杀死的村民的!

至于野猪是怎么跑的,这还真有点戏剧性。那时候那个资深猎人还没有完全被咬死,所以他就在野猪要袭击村民之际开了一枪。这一枪直接打瞎了野猪的左眼,但没有打死野猪。随后呢,受了伤的野猪就逃走了,村长跟村民则将那些血肉模糊,甚至连脖子都被咬断的尸体扛了回去。

那天,整个大洪村几乎都听不到笑声,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无比的惊恐之中。

不过那天过后,就再也没有听谁说过巨型野猪的事。

刚刚这只野猪从月光下走过的时候,刘旭有看到它的眼睛是赤红色,但只有一只眼睛发出冷光!

也就是说,这只野猪是瞎子!

加上它那比一般野猪来得巨大的体积,刘旭就断定是那只曾经杀死过十个村民的野猪王!

就连拿着土枪的村民都奈何不了野猪王,刘旭又能怎么办?

所以,刘旭现在连动都不敢动,他就希望野猪王只是打酱油路过的。

至于站在他后面的玉嫂呢,此刻身子正在剧烈地哆嗦着,更是紧紧咬着下唇,她的眼泪正顺着面颊往下滴。因为呢,她刚刚也看到了野猪王,更想起了十年前乡亲们的惨状。

那次站在门前的她是看着一具又一具尸体被从山上拖下来,她更是吓得连续两天都咽下去一口饭。

此时,他们两个就像雕塑般站着一动不动。

刘旭原以为可以这样骗过野猪王,可当他看到野猪王已经走到了路旁,而是用那赤红色的独眼看过来时,刘旭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嫂子,你现在慢慢往后退。后退的时候记得看着我,确保跟我还有野猪在同一条直线上。只有这样子,野猪才不会看到你。后面有一条岔路,你走到那岔路后就开始跑,跑去叫人。你不要说有野猪,你直接说十年前那只野猪王出现了。”

“我想跟你在一起。”

听到这话,刘旭就想起了那次在柳梅丽后院时的情形。那时候刘旭将玉嫂扔到了斜坡上,还叫玉嫂赶紧跑,结果玉嫂就是不想跑,还一直伸手叫刘旭一块走。

那时候,刘旭真的非常感动,可他又不喜欢让玉嫂身陷险境。

看着以极慢的速度走过来的野猪王,刘旭小声道:“如果你不去搬救兵,我们两个就都将死在这里。如果你去搬救兵了,或许我们都可以活下去。”

“保护好自己。”恋恋不舍地松开刘旭的手后,玉嫂就往后退去,并一直盯着刘旭后背,就怕会被野猪王看到。

野猪是非常暴躁的动物,一旦被激怒,就会不顾一切地伤害对方。

也就是说,如果刘旭做出让野猪王觉得它将受到伤害的动作,野猪王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发动攻击!

刘旭不是笨蛋,所以他就是静静站在那儿,最多就是会回头看一眼还在往后退的玉嫂。

听到野猪王那寒入骨髓的鼻息声,又见野猪王那身体庞大得都可以将他压成肉饼,刘旭就非常的担心。而且,野猪年龄越大皮就越厚,像这种十年前连土枪都不怕的野猪,就算刘旭带着手枪也没办法打进野猪王那铜墙铁壁般的猪皮内!

但关键是,刘旭手枪一直藏在家里啊!

再次回头,见玉嫂已经不见了,刘旭就知道玉嫂跑进了岔路。

说真的,面对这种怪物级别的野猪王,刘旭没有想过活下去,他只希望玉嫂能活下去。

只是,他不知道玉嫂会怎么过没有他的生活。玉嫂以泪洗面还不算什么,刘旭最担心的就是家里没有了男人,像老无赖那种男人就会去欺负玉嫂。而且,要是刘旭死了,王艳许静她们几个该怎么办?

活下去!

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

左边是森林,以杉树为主,而且都是上坡,刘旭逃入森林的话绝对是凶多吉少。右边是竹林和森林的混合体,竹子和杉树混杂着,不过因为是下坡,所以刘旭要是往右边跑的话,或许还能活下去。

见野猪王已经裂开嘴巴发出了低吼,刘旭就知道野猪王已经准备发动攻击了。

往右边一看,刘旭撒腿就跑!

巨吼了声,野猪王就飞奔而去!

刘旭长着两条腿,野猪王长着四条腿,加上野猪王常年在山林见穿梭,它的腿部肌肉比刘旭的强壮得多。所以论奔跑速度,野猪王几乎是刘旭的两倍甚至三倍!

不过因为刘旭离右边的斜坡很近,所以当野猪王离他还有十多米时,刘旭霍地就跃了出去!

下面黑乎乎的,刘旭根本什么都看不到,但为了保命,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刘旭原以为自己会跳到铺满枯叶的斜坡上,然后他就可以顺着斜坡往下跑。只要这林子能挡得住身体庞大的野猪王,那刘旭还是有活下去的可能的。可让刘旭蛋疼得都想骂草你妈的是,他这倒霉蛋竟然直接撞到了一棵竹子。

“啊!”

伴随着刘旭那声惨叫,他就重重跌在了斜坡上。

而且,这斜坡也不是铺着一层软软的枯叶,而是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子,所以当他的屁股坐下去时,他都觉得自己的菊花差点被爆了。

一扭头,刘旭就看到野猪王站在边上,被吓坏的他就急忙借着非常微弱的月光往下跑。

“嗷!!!”

随着一声巨吼,野猪王就霍地跃了出去,直接撞断了一颗大腿那么粗的杉树!

刘旭刚扭过头,看到杉树朝自己脑袋砸来的他就立马往边上滑了一步。

几乎同时,杉树就从他右侧重重砸了下去,他的脖子甚至还被树枝划到,疼得他直咧嘴,他更确定自己的脖子绝对出血了!

为了活下去,刘旭就继续往下跑。

杉树和竹子挺密集的,所以刘旭就以为身体过于庞大的野猪王奔跑速度会受到限制,哪知道野猪王跑得比刘旭还快得多,身体更是灵敏地躲避着杉树或是竹子。

这时,刘旭才意识到,野猪王常年生活在林间,所以已经练就了一身灵活躲避的本事!

刘旭顿时觉得这野猪王就像是中南海特工,这不是想整死他吗?

确定在林子里也跑不过野猪王,瞄准一棵竹子的刘旭就猛地跳了起来。

因为刘旭还在奔跑,加上是从上坡往下跳,所以像猴子般抱住竹子的他离地面就差不多有两米高,随后他就迅速往上爬。刘旭的手掌很疼,感觉就像是被刀子切开了般。他知道自己的手掌应该是受伤了,可他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都说陷入危机的时候人的求生欲望会非常的强,刘旭这会儿正是如此,所以他往上爬的速度非常的快,简直跟猴子有得一拼。

刘旭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躲在竹子顶端,然后静静等候野猪王离开。

就在刘旭还在往上爬之际,他这棵竹子突然开始剧烈摇晃,那摇晃的幅度都让他差点吐了出来。

竹子即将倒向下坡之际,刘旭就趁机抓住一棵杉树,随后两只脚就踩在了树枝上。

嘎吱!

竹子底部断裂后,竹子就倒在了地面,随后野猪王就来回走了两次,更是直接用牙齿将竹子咬成了好几截。而且呢,它是一嘴巴下去就直接将竹子咬断。要是往刘旭身上咬,估计没几下子,刘旭就变成好多截,甚至连最重要的基鸡都会离他而去。

此时,刘旭就像树懒一样贴着杉树,连大气都不敢喘,他的视线几乎都没有离开过野猪王。

要是野猪王没有看到他,那他就安全了。

只要他不动,这里又有茂密的树枝保护着,野猪王应该不可能会看到吧?

只是,刘旭忘记了,野猪用獠牙和鼻子拱泥巴并啃食竹笋的时候,它不可能用眼睛去看,更不可能像人那样通过地形来判断哪个方向上有竹笋。事实上呢,野猪的嗅觉非常灵敏,所以就算乌漆墨黑的,野猪也能通过嗅觉确定猎物的位置。

其实,刚刚野猪王并非想磨牙就去咬竹子的,它是在确定刘旭的气味!

走到杉树下,野猪王就昂起头疯狂地嗅着空气。

片刻,发出巨吼的野猪王就后退,随后就迅速往前跑去,并用它那至少两百公斤的庞大身体撞击杉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